《兔之眼》连载:序幕

分类(其它 > 博客 > 其它)   副标题(《兔之眼》部分连载)   阅读(7132)   评论(0)   发表于2010-11-02 13:52:30
序幕
 
  铁三的事要从苍蝇事件说起。铁三的班主任名叫小古芙美,新婚刚过了十天。加上她大学毕业没多久,铁三的举动可把小谷老师给吓坏了。小谷老师一路跑回办公室,猛烈地呕吐,接着就哭了。教务主任吃了一惊,急忙跑到教室去看个究竟,只见铁三翻着白眼,死盯着半空中的某一点。孩子们在周围吵嚷着。散落在铁三脚边的东西,教务主任起初以为是什么鲜艳的水果,定睛细看,不由得惊叫了一声。那是一只被撕成两半的青蛙。那青蛙还在不停地抽搐着,四散的内脏看上去就像红色花朵一样。
教务主任一时间不知所措,直到看见有女孩子害怕得哭了起来,才想到得赶快把青蛙收拾干净。于是他推开铁三,又看到他的左脚下面还有一只被踩碎的黑斑蛙。
  小谷老师陷入了沉思。
  那么残忍的手段,若不是有相当强烈的仇恨恐怕很难做到。
  小谷老师转念一想,不对呀!铁三就住在学校后面的垃圾处理站。那里苍蝇一定很多。或许是因为采集青蛙的食物的原因,跟同伴们发生了什么争执?小谷老师这么想,多多少少是有原因的。从垃圾站来上学的孩子们常被同学们恶作剧地叫做“收垃圾的”、“破烂王”什么的,因为这个在学校还闹出了不少问题。不过,还是想不通……若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非杀死青蛙不可呢?
  小谷老师曾经问过孩子们青蛙的食物到底是从哪儿找来的?有两个孩子承认,他们曾溜进垃圾站捉过苍蝇。一个孩子说,“在垃圾上捉到四五只。”另一个孩子说,“在垃圾站的房子旁边,捉了十三只瓶子里的苍蝇。”对“瓶子里的苍蝇”这句话,小谷老师当时就觉得有点奇怪,却没怎么特别留意,然后就接着去问别的问题了。
  “捉了十三只瓶子里的苍蝇”这句话确实奇怪。瓶子里怎么会有十三只苍蝇呢?当然,如果有许多瓶子放在那里,也可能是从那些瓶子里各捉几只凑在一起。即便如此,这个说法仍有可疑之处。如果小谷老师当时就注意到这一点,并查清疑点的话,事情的真相早就应该弄明白了。两个孩子说,“垃圾站并不是铁三带他们去的。”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铁三一个朋友都没有”,还说,“自打要给青蛙喂活食,铁三就再也没照顾过青蛙一丁半点儿。”
  到头来,小谷老师依然毫不知情。
 
  大约两个月之后,又出事了。
  那节课的学习内容是观察蚂蚁。小谷老师正忙着对孩子们讲解,为了让蚂蚁做窝,最好在观察瓶的周围蒙上黑布。小谷老师随手拿起面前一个孩子的瓶子开始说明,话才讲了几分钟的时候,铁三突然站了起来。接着,他像一只猎犬那样嗖地扑向小谷老师。
  小谷老师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叫。惊叫的时候,她已不是一名教师,而只是一个名叫小谷芙美的年轻女子。她就像要推开一件恐怖又肮脏的东西那样,拼命地推开了铁三。
  其他孩子也都以为铁三突然袭击了老师。当他们看到铁三从小谷老师手里夺过瓶子时才明白,原来他是冲着瓶子去的。
  瓶子的主人名叫文治。接着被袭击的就是他。发出惊叫的时候,文治脸上已经满是鲜血了。他被铁三的指甲划破的皮肤,好像一块涂满红色颜料的破布,无力地耷拉下来。——铁三的攻击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朝着文治护住脸的手,铁三一口咬了上去。在文治的嚎哭声中,小谷老师拼了死力拉开铁三,当看到文治的手已经露出了白色的骨头,她当场晕了过去。
  在教师办公室,铁三被教务主任打倒在地。文治脸上和手上滴着血,哭喊着被送去医院的情形,其他老师也都看在眼里,所以面对教务主任的暴力行为,谁都没有表示责怪。不论怎么挨揍,铁三都不开口,甚至没有哭。起初还有些同情铁三的女老师们,看铁三那么顽固,都开始认为教务主任的暴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小谷老师躺在医务室里,只好由教务主任把铁三带回家。
铁三的爷爷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做臼井貘。在爷爷面前,铁三又挨了一顿责打,但他依然毫不松口。
  第二天,小谷老师请了假。休息了两天之后,第三天,小谷老师才来学校。虽说是公认的美女老师,小谷老师这天却一点都不美。
正午过后,貘爷爷到学校来了,跟小谷老师谈了些什么之后就回去了。当时小谷老师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之后沉思了很久。
  小谷老师等到孩子们放了学,迫不及待地赶到文治住院的医院。小谷老师叫醒正在睡觉的文治,询问他两个月前去垃圾站捕捉的是不是瓶子里的苍蝇,文治很小声地回答说:“是。”“为什么连瓶子一道拿回家?那可是铁三的东西啊!”小谷老师带着怒气问。又补充道:“据说那瓶子原本装的是中国产的果酱,形状很特别,一眼就能认出的。你把它拿来做了蚂蚁的观察瓶,是吧?”文治惭愧地说了声“对不起”。小谷老师的表情这才变得柔和起来。文治接着说:“因为瓶子里有许多苍蝇,就连瓶子一起拿来了,但不知道那是铁三的东西。”
  “你一定要向铁三道歉。”小谷老师这么说着,仿佛也让自己下定了某种决心。
  第二天,小谷老师把铁三叫到办公室,然后开口说:“老师要跟你道歉。你在收集苍蝇,对吧?把它们都放在了瓶子里。你一定是担心给青蛙的食物不够吃吧。生气是因为瓶子不见了,对不对?老师不了解你的心情,实在对不起了。”
  铁三沉默不语。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误会这种东西,总是像牛虻一样从意想不到的地方飞来。
  第二天,文治的父亲怒吼着冲进了办公室。结果办公室差点炸了锅。文治父亲揪住小谷老师的前襟质问:“孩子被打伤了,却要他向打人的人道歉。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小谷老师还不习惯这样的阵势,脸都绿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教务主任上前劝阻,反而挨了打。一个年轻老师想把他们拉开,却被一个盛着热茶的杯子砸中。
 
  大家想把文治父亲先拉到校长办公室,让校长跟他谈。但文治父亲已经失控,一时难以恢复冷静。等到总算把话说明白的时候,可怜的小谷老师已经哭肿了眼,模样都变了,看上去随时可能晕倒在地。
  校长知道小谷老师是个普通医生家的独生女,从小被父母呵护着长大,所以很担心她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那天晚上,小谷老师就像个小孩子似的被校长送回家。小谷老师一夜没睡好,到了早上,她用虫鸣似的细小声音嘟哝着说:“不想在学校干了。”
  当然,小谷老师辞职不干的念头轻易地就被周围的人打消了。还有个同事开玩笑说:“这么点小事就退却,那不到十年,学校里的老师就该跑得一个不剩了。”
  小谷老师虽然继续做着学校的工作,可总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冷漠。起初让人觉得可爱的孩子们,稍有一点差错,就有可能会危害到自己。这么一想,就不再觉得他们只是可爱,而不由得怀了戒备的心态。小谷老师每天都是闷闷不乐地来到学校。
  这所学校位于H工业区内。在T站下车后,往学校的方向,只见那里终日烟尘缭绕。走进学校,小谷老师总感到轻微的头晕。因为旁边就是垃圾处理站,学校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危害。垃圾站建成于1918年,此后几乎没有进行过任何改造。所以烟囱里排出的烟非常浓烈,而且散发着浓重的异味。往外运灰烬的时候,学校和住宅都被蒙上一层白色灰尘。低年级的孩子们恶作剧地称之为“雪花飘飘”,但到了高年级,大家都为此感到愤怒,有人甚至向政府部门写信抗议。
  当然也有搬迁垃圾站的计划,却难以付诸实施。选举的时候,不论哪个政党都许诺解决这个问题,到头来却总也不见实行。人们把这件事列为S 町的七大怪现象之一。
  简单介绍一下垃圾站的情况。这里有三座垃圾焚烧炉,结构都很简陋。焚烧口在二楼,收来的垃圾就从那里倒进下面的焚烧室。当然在这之前,垃圾被大致分为可燃与不可燃两类。管他不好烧的还是烟尘大的,都只能耗时间等到烧完为止。还要看从焚烧口倒下去的垃圾好烧还是不好烧,焚烧的效率也因此时好时坏。通常每隔二十四小时让灰烬落下一次。积灰的地方就像一个地下室,为了方便搬运的人,出灰口直接面对着道路。
  搬运灰烬的工作在上午进行。因为灰尘太大,搬运工人大多只系一条兜裆布,在旁人看来显得十分壮烈。不过,这也是个非常危险的工作。有时候喷雾器空罐会突然破裂,玻璃碎片一不小心就会割伤手脚。在焚烧车间旁边,有座像室内操场一样的建筑物,来不及处理的垃圾就堆放在这里。梅雨季节,这里垃圾成堆,腐烂物散发的热气把整个屋子熏得透不过气来。
  离这座建筑物不远的地方,是垃圾站工人的宿舍,十四五间房子像口琴的方格吹孔那样排成一行。
  铁三的家就在这一长排房子的最东端。
  在这里工作的人大体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町政府的职员,他们在钢筋混凝土建成的房子里办公,或者监督现场的工人。这些人一到傍晚,就各自回家了。
  还有一类,是町政府临时雇用的工人,他们主要在现场工作,也就是把垃圾分类,然后送去焚烧,最后搬运灰烬。
  住在垃圾站的长排房子里的,就是他们。
  自从来到这所垃圾站旁边的学校,到进入暑假,小谷老师把这四个月里发生的事件罗列一遍,大致就能把这个地区的孩子们的情况掌握清楚。
①. 日本的二级行政单位之一。
 
 
  交通事故四起,每月发生一起。虽然没有交通事故死亡,但有个孩子被汽车挂住,拖出三十米远,负了重伤,六个月才治愈。除了交通事故,还有一起重伤事件。一个孩子为了捕捉钢铁厂屋顶上的鸽子,不小心滑落下来。这件事醒目地登上了报纸。
  学校因此被这样那样地追究责任,所以对学校来说,这一桩才是大事件。超市偷东西事件一个月内发生好几起,有时甚至发生十几起;儿童离家出走事件一起,父母出走倒经常发生,不过这种事学校不可能详细查问。还有一桩未遂的案件,一个流浪汉混进校内,企图把一个女孩子拐走。铁三引发的事件还算不上稀奇,因此并未包括在这里面。不过是因为小谷老师刚刚大学毕业,所以才引来了其他老师的注目罢了。
  实际上这所学校情况非常糟糕。连在这里工作的老师里都有怪人。有一天,小谷老师想请人帮忙看看孩子们写的作文。请谁呢?这么想着就想到一个姓足立的老师。听说足立老师写过关于儿童诗和作文的书,所以想到了他。可小谷老师还是稍稍踌躇了一下。因为足立老师的名声并不太好。足立老师留着一头长发,身上的衣服离西装领带这样的正统打扮相去甚远。在小谷老师看来,这未免有点邋遢。还听说他有赌博之类私生活不检点的传闻。但不知为什么,别的老师对这位足立老师似乎有点另眼相看的意思,记得有人说这是因为家长们对足立老师评价很高的缘故。
  先不管这些,小谷老师拿着作文去找足立老师。走进教室一看,足立老师把孩子们的桌子拼在一起,正在上面睡大觉呢。
  小谷老师不知说他什么才好,心想,难怪你有个痞子教师的绰号,
看来真是名副其实呀。“老师您总这么睡觉吗?”小谷老师问道。“嗯,差不多吧。”足立老师不耐烦地回答。
  即便如此,阅读孩子们的作品时,他还是端正地坐在了椅子上。读完小谷老师递过来的作文,足立老师笑了。“真是好作品!看一看这些作品诞生的地方,说不定还藏着
  许多宝贝呢。” “您的意思是?”“也就是说,还有其他好作品,很可能被你忽视了。不单是作品,人也一样。” 这话让小谷老师突然不安起来。“臼井铁三让你感到很棘手吧。依我的经验而言,越是那样的孩子,身上的宝贝越多。” 小谷老师吃了一惊。知道铁三惹过那样的事,并不值得惊奇,但在这所近两千名儿童的学校,足立老师竟然记得其他年级的孩子的名字,实在非同小可。得到夸奖虽然开心,可足立老师的话却不大好懂。虽说铁三身上也许藏着宝贝,那所谓宝贝指的是什么呢?
  铁三不写作文,也不讲话,到底哪里藏着宝贝呢?小谷老师当时是这么想的。

该教学已被评为推荐教学

  • 发表评论


  • 署    名: 验证码:  8581

> 返回空间 > 返回教学列表

  • 等级:
    ID: writingsky
    昵称:南园客
    声望值:3537
    加入时间:2008-10-17
    本博内容纯属个人言论,不代表任何机构。除注明外,均为原创。苏斋个人博客法律顾问:朱律师。E-mail:ntjyw@163.com 

问题交流

暂无内容

我的小组

  友情链接
南通网上家长学校 南通小数网 南通小语网 动易网络 南通学习吧 南博之窗 六一树学前教育 南通中学 开发区实小 通州博客圈 如东博客圈 海门博客圈 海安教育研究圈
@2005-2013 auroraon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南通市教育局    承办单位:南通市电化教育馆   
技术支持 江苏北极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