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之眼》连载:1.老鼠与帆船

分类(其它 > 博客 > 其它)   副标题(《兔之眼》部分连载)   阅读(7296)   评论(0)   发表于2010-11-02 13:56:56

1.   老鼠与帆船

 

  放暑假了。

  垃圾站的孩子们也迎来了暑假。学校里没有了孩子们的踪影,突然变得灰扑扑的,就像一座古老的城堡,透着一股霉味儿。反倒是垃圾站因为盛夏的炎热,垃圾都发了酵,整个垃圾站仿佛温室一般,闷热极了。

这里的孩子们依然活力十足地玩耍着。

 

  小谷老师给铁三的信寄到了。貘爷爷读给他听——

  亲爱的铁三,你好吗?老师可惦念着你呢!想起给小蝌蚪喂食的铁三,老师就告诉自己说:铁三一定过得很好。老师也过得很好。老师现在就当自己重新回到学生时代,在海里,在山上尽情游玩,晒得黑黑的。老师期待着,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见到铁三了。

  “真是个好老师呀!”貘爷爷说。而铁三只是若无其事地抱着他的那只名叫阿吉的小狗。铁三家门前有块不大的空地,阿功、芳吉、阿纯、四郎还有武男几个孩子,正在那儿练习棒球的投接球。

  四郎投的球阿纯没接着,球掉进了阴沟里。说是阴沟,其实是一条很宽的下水道,连接着不远处的运河。阿纯慌忙钻进了阴沟。他漆黑着脸爬出来的时候,手里紧紧握着那只球。

  把球投回去后,阿纯说:“阴沟里,有只银色眼睛的老鼠。”

  “瞎说。”

  这回答让阿纯很生气。

  “不信的话,就亲眼去看看!”

  于是大伙儿蜂拥着钻进阴沟。

  四郎最先出来,接着出来的是阿功。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深深叹了口气。“真的哎!那可是老鼠里的大王呀。”投接球练习的心思没影了。大伙儿都琢磨着怎么才能活捉那只老鼠。孩子们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四散而去,再聚到一起的时候,各自拿来了铁纱网、笊篱、铁丝、橡皮筋等等。

  从最后面跑来的,是哭丧着脸的四郎。他手上拿着奶酪,看来是挨了家人的骂,却硬把东西给拿出来了,像是要用来作老鼠的诱饵。

孩子们手法灵巧,眨眼工夫就做好了捉老鼠的圈套。“小铁子,拿住这里。”小铁子就是铁三。他也被叫来帮忙,奶酪牢牢地拴在了绳子上。老鼠哪怕只稍微一拉绳子,铁纱网就会从上面落下来。为了把圈套放好,阿纯又一次钻进阴沟里。“那只银眼睛老鼠,不一定会来吃诱饵吧!”阿功说。说的也是啊,大伙儿担心起来。“银眼睛老鼠一定是大王。好东西总是由大王先吃吧?”

  从阴沟里钻出来的阿纯这么一说,大伙儿都点头。孩子们被汗和泥弄脏了脸,那模样活像一张被泥水泡过的旧地图,但谁也不在乎。

孩子们目不转睛地盯了大约一个钟头。等得不耐烦了,大伙儿就一道往里钻。只有一年级的铁三从上边窥探。“不成啊。”——这么说着,大伙又一个个钻了出来。虽然用了一根相当牢固的绳子,却被老鼠轻易地从中间咬断了。“它不拉不扯地就把绳子给咬断了,这家伙可真够狡猾的。” 芳吉感慨道。

 

  “跟你大不一样啊!”听阿功这么说,芳吉嘟起嘴抱怨:“胡说什么!”他们接着又用铁丝做成钓钩,把诱饵的位置调高,老鼠必须用前脚抱住才能吃得着。就这样,孩子们的智慧结晶又一次被放回阴沟里。

  “怎么样,小铁子?你说能行不?”阿纯问铁三。

  “唔。” 铁三的回答好像只是短短哼了一声,也不知是说行还是不行。他总这样,阿纯也不介意。这个好伙伴只是借着搭个话,照应着不吱声的铁三。

  孩子们在荫凉地里围成一圈坐下来。等待的时间里,大伙儿也没心思做别的游戏,互相用眼神交谈着银眼睛老鼠的事。

  这时候,伙伴中惟一爱看书的阿纯开始讲西顿笔下的狼王洛波的故事。孩子们想象着不断挑战猎人圈套的洛波,兴奋得脊背直打冷战。

  这兴奋连通着大伙儿正要捕捉的那只银眼睛老鼠,孩子们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已经差不多了吧?”四郎哑着嗓子说。

  孩子们点头赞同,心情却复杂地动摇着。虽然很想捉到银眼睛老鼠,但要是轻易就得手又不过瘾。它必须得是个顽强又厉害的对手。

阿纯领头钻进了阴沟。哗啦哗啦拨水的声音传来,大伙都默不作声。“捉到了!”

  阿纯高声喊道。大伙儿都吓了一跳。孩子们一拥而上,伸手去摸索圈套,老鼠体重的触感直接传递到手上。每个人的心都激动得扑通扑通地跳。

  (好家伙,真大!肯定是鼠大王。这个家伙,一定是银眼睛老鼠没错!)孩子们越发兴奋,嗓子干得都快冒烟了。“眼睛,放光吗?”阿功问。于是大伙儿都透过黑暗张望。只见两粒约五毫米大小的银珠紧凑地排列着,正在暗中骨碌打转呢。芳吉忍不住欢呼起来。“哇——”孩子们的叫声回响在狭窄的下水道里。孩子们连滚带爬地出了阴沟,为了恭敬地迎接这位伟大的鼠大王,他们把它举过头顶,嘿哟嘿哟地跑了起来。被铁三抱在怀里的阿吉看到这情景,嗖地跳下地,跑过去跟在后面。铁三也跑了过去。

  在垃圾站的西端有他们的宫殿,虽然用废旧木材搭建而成,却一点都看不出是出自孩童之手。即使是不赞同小孩子的这类玩耍的大人,对这里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整个垃圾站就数这里最凉快。孩子们称之为“基地”。他们恶作剧的时候,这里是根据地;挨骂后被赶出家门时的时候,这里又成了他们的临时居所。鼠大王被带到这里。孩子们就像处理易碎物品那样,小心翼翼地放下篮子。孩子们团团围着篮子,眼睛紧盯着它。神灵现身了。孩子们灼热的目光,几乎要把神灵都烧焦了。过了一会儿。阿纯最先坐下。然后武男也坐下来,看着阿纯。

  阿纯和武男都是一样的眼神。俩人什么也没说。阿功和四郎也无力地坐下了。还在久久凝视着老鼠的,是芳吉和铁三。终于芳吉问了个很傻的问题:“在阴沟里却长了双银眼睛,为啥呢?”阿功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用不值一提的语调告诉他:“傻瓜,在暗处遇到光,动物的眼睛自然会发亮喽。”谁都没有责怪阿纯。不过,身上的力气似乎被抽空了,大伙儿呆呆地望着天空。过了一会儿,四郎说:“这家伙,拿它怎么办呢?”“杀了它。”芳吉说。这时,还在看着老鼠的铁三很小声地说:“多可怜呀。”“也是啊。”阿纯说着,弹了一下芳吉的脑门。“这可是老鼠,不能把它就这样搁这儿……”阿纯为难地看了看大伙儿。

  “让它顺河水漂走吧。”阿功说。大伙儿都赞成。然后,孩子们拿出做圈套时的那股认真劲儿,做好了一个

  小木盒。为了不让老鼠饿死,还特意往盒子里放了奶酪。孩子们一直走到宽阔的运河边,从那里放走了老鼠。他们生怕它撞到石头,很小心地让它流走了。

 

 

  铁三他们在这么玩耍的时候,小谷老师正乘着帆船在大海上。小谷老师这个暑假一个劲儿地游玩,玩得跟丈夫都吵架了。

或许是为了忘记那艰难的四个月,小谷老师玩得乐不思蜀,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总的说来,在此之前的小谷老师过的是中规中矩的日子。也因为出生在医生家庭,比起外出游玩,更多时候是待在家中看书。大学时代曾经跟朋友去旅行,那是惟一算得上是自由玩耍的活动。

  有个词叫做“堕落”,也就是中途改变志向变坏的意思。也许小谷老师因为那四个月艰难的教学生活,正可爱地堕落着。

  刚放暑假,小谷老师就跟同事的老师们去了岐阜的长良川。从岐阜回来,又去攀登北阿尔卑斯山脉①的笠之岳。到了八月,小谷老师急急忙忙把学校的工作和家务事处理完毕,又来到了海边。和歌山县的美洲村②,是个戴着白垩和黑瓦帽子的美丽渔村。

  即便这样游玩,小谷老师仍然觉得心里缺了点什么。做学生的时候,不论玩什么都很开心,但不会想立刻再去玩。现在却不同,不管开不开心,总想马上再到哪里去玩一趟。为什么呢?

  而且,又跑来乘帆船。暑假就快结束了——

  乘帆船的时候,小谷老师遇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正当帆船穿过位于兵库县的家岛群岛,向着姬路的室津港航行的时候。那时船正好行驶了一半,小谷老师注意到海上浮着一个黑色的东西,等帆船靠近后拾起一看,是个三十厘米大小的乌龟。从大小和形状来看,谁都看得出它显然不是海龟。它的右腹部不知为什么,有个五厘米左右的裂口。伤口大部分已经愈合,看上去并没有生命危险。它为什么会到海上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小谷老师把乌龟放回海里,它高翘着脑袋,悠然划动手脚游走了。在广阔的大海上,那动作看起来说不出的滑稽。可正因为滑稽,乌龟的认真劲儿更让人深深感动。

 

0   

  • 发表评论


  • 署    名: 验证码:  6794

> 返回空间 > 返回教学列表

  • 等级:
    ID: writingsky
    昵称:南园客
    声望值:3537
    加入时间:2008-10-17
    本博内容纯属个人言论,不代表任何机构。除注明外,均为原创。苏斋个人博客法律顾问:朱律师。E-mail:ntjyw@163.com 

问题交流

暂无内容

我的小组

  友情链接
南通网上家长学校 南通小数网 南通小语网 动易网络 南通学习吧 南博之窗 六一树学前教育 南通中学 开发区实小 通州博客圈 如东博客圈 海门博客圈 海安教育研究圈
@2005-2013 auroraon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南通市教育局    承办单位:南通市电化教育馆   
技术支持 江苏北极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