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之眼》连载:2.“痞子教师”足立老师

分类(其它 > 博客 > 其它)   副标题(《兔之眼》部分连载)   阅读(7326)   评论(1)   发表于2010-11-02 14:01:09

2.“痞子教师”足立老师

 

  虽然发布了烟尘警报,天空却蓝得清澈透亮,或许是秋天将近的缘故。这样的预报再不准确,也不会有人抱怨。这种天气里孩子们好像也更加活泼好动。从一年级四班的教室里,传来小谷老师教大家学打拍子的声音。“别慌张,没关系的。不会的同学别担心,也可以用身体来把握节奏哦。”

   小谷老师大概是因为暑假里玩了个畅快,对孩子们格外宽容。

  “不行不行,不要模仿别人。你会不由自主地迎合别人的拍子,到头来跟不上,会把拍子弄错的。不会的同学只要晃动脑袋就好。好,我们开始吧。来,当嗒嗒,当嗒嗒、当嗒嗒当……”

  响板的响声在教室里回旋。孩子们和小谷老师都非常开心。

  这时,教室的门开了。足立老师的脸挤了进来。“请先敲门,好不好?”小谷老师有点生气了,她大声说道。“请先敲门,好不好?”淘气的孩子们模仿着小谷老师说。

  大伙儿笑了。足立老师做了个鬼脸,笑声更厉害了。足立老师在小谷老师耳边说了句什么,小谷老师的脸色忽然阴沉了。

  “那么回头见。”

  “好的。”小谷老师回答。

 

  临走的时候,足立老师还不忘逗一逗小谷老师:“不会的同学别担心。也可以用身体来把握节奏哦。” 小谷老师羞得满脸通红。足立老师一边往外走,孩子们的声音一边紧跟其后。

  “要再来噢。”

  “您还要来啊。”

  小谷老师心想,还挺受欢迎呢。

 

  “可别让捣乱的影响了。还不快学习!学习!”小谷老师有些懊恼地说道。响板声又开始回响。铁三仍旧只是坐着不动。

   “铁三,跟老师一起试试看吧?”小谷老师转到铁三身后,就像环抱他一样,把住了他的两手。“对,当嗒嗒、当嗒嗒、当嗒嗒当、当嗒嗒、当……”铁三不情愿地打着拍子。“这次让铁三同学单独做一次。好好来。”小谷老师站到大家前面指挥。铁三依然一动不动。小谷老师轻轻叹了一口气。

  转到铁三身后时,闻到他头发的臭味。“铁三,你头发好臭呀。”小谷老师几乎脱口而出,但又慌忙把话咽了回去。铁三没爹没娘,这话可不能说。

  小谷老师心想,等放学后,今天有两件事要办。小谷老师下午四点离开学校。跟足立老师一起去了春川贵美的家。春川贵美是足立老师

  负责的二年级学生。她的弟弟阿谕上一年级,小谷老师是他的班主任。两个孩子的母亲已经是第二次出走,足立老师认为她不可能再回来了。足立老师设想到没有母亲的生活状况,已经跟他们的父亲

  仔细商量过了,本来估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今天学校里接到一个电话。说是春川贵美给邻居的孩子们教功课,因此每个月向他们

索要了十块二十块的报酬。怎么可能?足立老师先是感到意外,转念又想,或许这也有可能发生吧。足立老师说:“这个校区有许多贫困家庭,但也不见得全是穷人的世界。有爱慕虚荣的家庭,也有凭着钱物安心过日子的家庭。在这种地方,发生一些丑陋的事也不足为奇。孩子们完全可能去模仿大人。”

  来到春川贵美家附近,只见挂着各种招牌的小店渐渐多了起来,乌冬面馆、小酒馆、烤肉串店还有大阪烧店等等。足立老师熟门熟路地拐进小巷,掀开一挂写着“红豆饼”的门帘走了进去。

  看样子是要买给孩子们作礼物。等待的时间里,足立老师一直在跟店里的人聊天。小谷老师心想,这人在学校不怎么说话,来到外面却很能说,真是个怪人!

  一个木招牌上写着“有空房——紫罗兰文化住宅”。春川贵美家就在这里,连走廊都在一片昏暗之中。“为什么还要取这么个时髦的名字?”足立老师摇着头说,

  在门前稍停了一会儿。小谷老师扑哧笑了。春川贵美是个开朗的孩子,足立老师一进门,她立刻跑过

  来爬到了老师头上。小谷老师在一旁惊讶地看着。贵美骑在足立老师脖子上,一边敲着他的脑门唱:“秃头秃头秃光光——”“老师哪里秃啦?你这么说帅哥老师,就不给你红豆饼吃了。” 足立老师这么说,贵美才从他肩上下来,但两手仍然绕着足立老师的脖颈。“小谷老师是足立老师的女朋友吧?”贵美问。

    “是啊。在学校里一定要保密哦。”足立老师开玩笑地说。

  “那先得给我三个红豆饼!”

  春川贵美彻头彻尾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你弟弟呢?”“玩儿去了。要叫他来吗?”怎么办?足立老师用眼神询问小谷老师。“不在反而更好。”

  小谷老师尽量压低声音回答,以免让贵美听到。贵美正吃着红豆饼,足立老师用不经意的语气问她:“你给邻居小孩教功课了啊?”“嗯。”贵美低着头回答,“我还教他们画画儿了呢。”

  面对足立老师的提问,春川贵美显然想把话题绕开。这时候,她的眼神几乎像个大人。“教他们画了什么呀?”像是要消除贵美的紧张,足立老师用轻松的口气问道。“就是老师教的那个德卡尔克马尼。”德卡尔克马尼是一种移画印花法,在对折的画纸上用两三种颜料涂画后,用力挤压对折的两面,再打开就成了一幅画。“那种画倒是贵美也能教啊。”足立老师也开始吃红豆饼。他也请小谷老师吃,小谷老师没吃。

  “你教的邻居孩子有谁呀?”

  “阿正和小繁还有琴江。”

   “收了多少钱呀?”足立老师不动声色地问。

  贵美的身体抽搐了一下。“二十块。”“每个二十块吗?”“嗯”“这样的啊。”足立老师说着,眼睛似乎看着很远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你爸爸呢?”

  “昨天回来了,之前的三天都没回来。”

  “这事怎么没跟学校说?”

  足立老师的声音变得有点严厉。

  “……”

  “你爸留下多少钱走的?”

  “五百块。”

  “你收了琴江二十块就是那天的事吧?”

  贵美用力地点了点头。

  小谷老师觉得心痛。

  “小美!”——不由得直接叫了小名。

  不知从什么时候,贵美放下了正吃着的红豆饼。“贵美。”   

  “唔。”

  “以后别再要钱了,啊?”

  足立老师温和的语气里含着体贴。“嗯。”贵美点头答应了。小谷老师满心感动,想到这孩子还是要跟妈妈撒娇的年纪,眼泪几乎忍不住掉下来。回去的路上,足立老师一脸愤怒。等来到热闹的大街上,他的表情变得更加严峻了。“去喝一杯?”足立老师忽然说。说完,也不问问小谷老师的意思,自顾自地就进了一家小酒馆。

  小谷老师本打算接着去铁三家,并且在校区内跟男老师单独喝酒也让人觉得不合适,她犹豫了。但是,就这么离开又觉得放不下,还有一大堆问题想问。最终小谷老师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走进小酒馆。

足立老师面前的酒杯已经只剩下半杯酒。小谷老师在他身边坐下来,他却不理不睬,只管不停地往肚子里灌酒。看眼神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小美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活泼直率的孩子吗?”

   “不。”足立老师板着脸回答。他看上去越发不高兴的样子,

  让小谷老师很害怕跟他讲话。跟孩子们在一起时极其快活的那个足立老师不知哪儿去了。

  足立老师仿佛突然回过神来,说道:“唉呀,对不起。”“还真是个怪人。”小谷老师一边忍着笑一边想。“看着老师您和小美,我觉得你们不必说什么,心也是相通的。包括今天的事,老师什么都没说,小美就认识到自己做了坏事,老老实实认了错……”

  “唔,不见得吧。”足立老师的声音里有一丝严厉。

  “那算坏事吗?”

 

  一口喝干杯子里的酒,他接着说道:“在你,在现在的我,都不会明白,得了那六十块的时候,贵美会是多么高兴!今晚要是她爸不回来,吃不上饭的时候,就算是做坏事,能赚到六十块,那该多叫人庆幸啊!”

  随着酒劲儿上来,足立老师的语调里,关西口音也浓了起来。“贵美要是能说大人话,她一定会这么说。我拼命努力地教功课,只要了二十块钱的报酬,有什么不对呢?如果她这么说,你,能有话反驳她吗?”

足立老师像是醉了,却平静地诉说着。

  “贵美道歉不是因为自己做了坏事。是因为喜欢的老师来了,也不知怎的,要自己别再干了。因为是这个世上仅有的一两个自己喜欢的人劝自己不要再干,所以也没法子了。我想这就是贵美的心情。”

  小谷老师直直地望着足立老师。

0   

  • 发表评论


  • 署    名: 验证码:  2293

> 返回空间 > 返回教学列表

  • 等级:
    ID: writingsky
    昵称:南园客
    声望值:3537
    加入时间:2008-10-17
    本博内容纯属个人言论,不代表任何机构。除注明外,均为原创。苏斋个人博客法律顾问:朱律师。E-mail:ntjyw@163.com 

问题交流

暂无内容

我的小组

  友情链接
南通网上家长学校 南通小数网 南通小语网 动易网络 南通学习吧 南博之窗 六一树学前教育 南通中学 开发区实小 通州博客圈 如东博客圈 海门博客圈 海安教育研究圈
@2005-2013 auroraon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南通市教育局    承办单位:南通市电化教育馆   
技术支持 江苏北极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