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之眼》连载:3铁三的秘密

分类(其它 > 博客 > 其它)   副标题(《兔之眼》部分连载)   阅读(7511)   评论(0)   发表于2010-11-02 14:07:34

3铁三的秘密

 

  小谷老师告别了足立老师,急忙赶往铁三家。她心里沉甸甸的,只觉得足立老师和春川贵美是那么高大,而自己却非常渺小。想着见到铁三后自己能做些什么,小谷老师不由得沮丧起来。

铁三在家门前一个人玩耍。说是玩耍,其实是小谷老师误会了。铁三正蹲在那里给阿吉捉满身的虱子。“铁三。”小谷老师招呼道。铁三看了看小谷老师,随即把脸转向了阿吉。

  脑海里忽然浮现贵美爬到足立老师头上玩耍的情景,小谷老师不禁感觉有点失落。她想,不知什么时候,铁三才会开口对我讲话呢。

  小谷老师去找貘爷爷,他刚下班,正在擦拭身体。他的眼睫毛甚至鼻毛都被灰烬弄得一片白。

 

  小谷老师一露面,貘爷爷显得很不好意思,洗了脸急忙穿上衬衫。“铁三——,小谷老师来了。”貘爷爷大声喊道。“爷爷,我可以帮铁三洗洗头发吗?”小谷老师尽量用开朗而又不经意的语气说。

  “哈?”貘爷爷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我和那孩子都不喜欢洗澡……对不住啊。”

 

  貘爷爷像做了什么坏事似的讪讪地说。小谷老师不知怎么办才好,心里紧张起来。“铁三,老师帮你,快冲个澡吧。”铁三仍然低着头。小谷老师径自去烧水了。从后门来到屋后,有块大小正适合用来冲澡的水泥地。

  小谷老师正想把浴盆放到那里,不知为什么,貘爷爷突然慌张地自己把浴盆拿了过去。然后,迅速往水泥地角落里的一个什么东西上面盖了一块类似帐篷的布。

  “是什么啊?”小谷老师一问,貘爷爷更加慌乱起来,含糊地支吾了一句。大概是树苗什么的吧。小谷老师想。准备好之后,铁三顺从地把衣服脱了,带着一副被逼无奈的表情坐进浴盆,眼光依然呆望着下方。

  “铁三上澡堂是一个人去吗?”

  “……”

  “是跟朋友一块儿去吗?”

  “……”

 

  “铁三的朋友有谁呀?”“……”小谷老师放弃了提问。“其实老师也不喜欢洗澡。老师头发长,洗起来可花时间呢,很费事的。所以跟铁三一样的啊。” 铁三只是静静盘着腿,任人摆布地坐在那里。貘爷爷走过来说:“铁三真有福气。可别忘了老师的恩情啊!”小谷老师心想,恩情什么的都无所谓了,你就不能说句话吗?不知不觉间铁三的皮肤变成了粉红色。“哇,我们铁三变帅哥啦。”小谷老师轻轻地拍了拍铁三的肩膀,铁三却还是一丝笑容都不给。

  正张罗着收拾洗澡水,小谷老师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铁三光着脚就去捡,然后把东西塞到了篷布下面,像是个瓶子之类的东西。三人之间充满了尴尬的气氛。

  铁三的秘密暴露,是在这之后三天的事。起因是这样的:为了做理科实验,阿功和芳吉正搜集果蝇。因为垃圾站苍蝇多,他们除了自己的份,还必须收集几个朋友委托的份。果蝇约三毫米大小,用手捉的话会不小心捏碎,用网捉它又容易从空隙逃走,只有靠诱饵吸引的办法。阿功和芳吉起初用米糠酱作诱饵。因为在学校已经学过,果蝇的诱饵用米糠酱最好。可是,米糠酱里含有果蝇不吃的防腐剂或是人工色素之类的化学物质,所以根本没有果蝇靠近。

  没办法,只好用竹荚鱼的鱼干和青花鱼的鱼头。因为生活在垃圾的近旁,阿功和芳吉都知道苍蝇喜欢吃什么。可虽然引来了许多苍蝇,却没有一只果蝇混在里头。

  芳吉没了主意:“没辙啦!去找小铁子吧。”就算是阿功和芳吉,六年级学生去向一年级的铁三求助,面子上还是觉得过不去。“没法子。”——既然阿功都这么说了,芳吉便去找铁三。

铁三被叫来,看到瓶子里的鱼,当即拿出来扔了。“看来还是诱饵不对,是吧,小铁子?”阿功不安地问道。“唔。”——铁三依然跟往常一样,含糊地应了一声,拔腿

  就往外走。大个头的阿功和芳吉小跑着跟在铁三身后。

  来到堆放垃圾的地方,铁三四处翻找,只冲着腐烂的水果去。一个个闻过,合意的就让芳吉拿着。看样子太臭的都不合格。芳吉凑近闻了闻,酸甜的气味混着一点酒气。水果已经发酵了。当然这么深奥的词铁三还不懂。

  用这样的诱饵招引,眨眼工夫果蝇就飞来了。

  “哇噢!”阿功感叹不已。

  “真不愧是小铁子呀!”芳吉也叫好。

 

  铁三并没有显出特别开心的样子。这件事被芳吉在教室里无意中说了出来。阿功慌忙想制止他,却来不及了。

  “一年级小孩就那么了解苍蝇啊?”阿功的班主任问。“叫我怎么说呢?”阿功皱着眉头,满脸困惑。

  没办法,阿功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原来铁三养着许多苍蝇。关于苍蝇的事,铁三什么都知道。垃圾站的孩子们都管他叫“苍蝇博士”。貘爷爷担心铁三的朋友和老师知道这事会嫌弃他,所以要大家严守秘密。

  放学后,阿功狠狠地盯着芳吉骂道:“笨蛋!”“不关我的事呀!”芳吉垂头丧气地说。这件事立刻传到了小谷老师那里。小谷老师首先想到的就是青蛙事件。文治所说的捉了瓶子里的苍蝇来,其实是把铁三养着的苍蝇连瓶子一块拿来了。小谷老师把阿功和芳吉叫来,询问铁三为什么要养苍蝇。“什么为什么呀?”阿功支吾着。

 

  “小铁子可喜欢苍蝇呢!跟大伙儿养文鸟养金鱼一样的呀。” “小鸟和金鱼要花钱,苍蝇可是免费的!”芳吉这么说,周围的老师们都笑了起来。“苍蝇身上可是带着数不清的细菌啊。为什么要养那么脏的东西呢?”小谷老师满脸疑惑。阿功也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只好说:“我怎么知道。你去问小铁子呗。” 总的说来,垃圾站的孩子们即使在老师面前,说话也很随便,就像跟朋友说话一样。阿功看样子还在责怪芳吉,时不时地捶他一下。芳吉每次都露出歉疚的神情。

  铁三踩死青蛙的原因这才弄清楚了。原来苍蝇是铁三养的宠物。不知情的文治拿苍蝇去喂了青蛙。青蛙吃了苍蝇,铁三一气之下对青蛙报了仇。青蛙只吃活食,所以蝌蚪长成青蛙后,铁三不再照看它们,事情的原委到现在终于清楚了。然而,小谷老师依然想不明白。

  她感觉疑问又增加了一个。养动物或是种植物是好事情,但养苍蝇却不能说是一件好事。或许铁三这么做是因为年纪小,还没有卫生观念……

  这可怎么办?小谷老师感觉很头痛。想到铁三把青蛙一撕两半的激烈反应,恐怕很难轻易说服他放弃养苍蝇。不管怎样,先跟貘爷爷商量一下再说。小谷老师想。这么一想,才注意到一个问题。

 

  给铁三冲澡的时候,铁三和貘爷爷慌慌张张地把什么东西藏了起来。那应该就是饲养苍蝇的瓶子。那么貘爷爷容许铁三养苍蝇又是为什么呢?

  小谷老师为了去见貘爷爷,三点钟就到了垃圾站。天气热极了,汗水怎么擦也擦不干。一进垃圾站,发酵的垃圾使温度又高了许多。小谷老师想,在这样的地方养苍蝇实在是胡闹。

  到这里来之前,小谷老师在一本书里查看了关于苍蝇的解说。让她特别留意的是这么一段话——自古以来,人们就发现苍蝇传播着多种细菌,从痢疾、伤寒到副伤寒、沙门杆菌、霍乱、阿米巴赤痢,以及各种寄生虫病、结核等,种类多达二十余种。另外,小儿麻痹是由伏蝇传播的可能性相当大,目前尚在研究之中。

  这些内容必须用好懂的话讲给铁三听。小谷老师刚走进垃圾站,阿功和芳吉最先发现老师的身影,立刻朝这边飞跑过来。阿纯和四郎也紧跟而来。“老师,你可别生铁三的气啊!铁三他只有小狗和苍蝇做伴呀。真的求你了。”阿功拼命地恳求着。

  “老师不是来训人的。是来问问铁三和爷爷为啥要养苍蝇。”

  “这样的啊,那还差不多。他的好朋友真的只有苍蝇啊!如果是像老师这样的美女,当然也不用跟苍蝇打交道了嘛。”阿功老成地说。

  “尽说好听的……”小谷老师轻轻敲了敲阿功的脑门,阿功“呵呵”地笑着,挽住了小谷老师的手腕。芳吉和阿纯也笑着过来,紧跟着老师一起走。这些孩子多亲近人啊!小谷老师想。有些老师对垃圾站的孩子评价极其糟糕,小谷老师觉得无法理解。“其他老师也经常来吗?”“怎么可能来!”四郎用一种非常怕人的声音说。“大多数老师都瞧不起咱们。说咱们臭,又说咱们笨,反正都不把咱们当人看!”听着四郎粗暴的话语,小谷老师只觉得背脊发凉。刚才还那么亲昵可爱的孩子,怎么一下子就能说出这么可怕的话来?“把臭垃圾送到这里来的,还不就是那些家伙嘛。”“就是,就是。”——大伙儿异口同声地赞同着。“姬松小学只有足立、折桥、太田几个是好老师。”

  足立老师的名字也在里头,小谷老师有点欣慰。“足立老师好吗?”“他是我们的朋友呢。大伙儿说对不?”“对呀,是朋友!”这次的声音也很整齐。“小谷老师呢?”小谷老师试着问了一句。“好着呢!”阿功显得有点害羞。“哪里好呢?”“你很疼小铁子嘛。”

  小谷老师心里一震,同时又觉得愧对这些孩子。“小铁子脾气怪,老师您为难了吧?”阿功像个大人似的说。“是啊,还真为难呢。”小谷老师的语气也随和起来。

   老师,你真香啊!”阿纯有点羞涩地说道。孩子们一起跟来,让小谷老师觉得轻松了许多。见貘爷爷之前,想先见见铁三,小谷老师悄悄地绕到屋后。铁三正靠墙坐着,手臂弯曲着,举到眼前,像是在盯着什么东西看。小谷老师目不转睛地看呆了。铁三的手臂上,无数只苍蝇正嬉戏着。这情景让小谷老师

  几乎要惊叫起来。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就像在窝边聚集的蜜蜂那样,铁三的手臂上停满了苍蝇。

  那些苍蝇也不飞,仿佛正在跟铁三撒娇一样,把身体往上蹭。还以为它们的翅膀被扯掉了,仔细看才知道翅膀还在。“小铁子。”芳吉叫他。铁三转过脸来,注意到小谷老师站在后面,站起来就想把手臂遮住。“没用了,小铁子。小谷老师已经知道啦。”阿功抱歉地说。小谷老师就像看一件可怕的东西那样,抓着阿功的肩膀,怯生生地凑近。那是一种约一厘米大小的苍蝇,身体带着黄绿色的光泽,就像用闪亮的金属做成的玩具一样。这是一个名叫亮绿蝇的品种,当然小谷老师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它长得真漂亮啊!”阿纯天真地说。且不说漂不漂亮,小谷老师刚才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正发抖呢。“铁三,扔了吧!这……快!天呐……”小谷老师像说梦话一样地喊道。铁三开始一只一只地把苍蝇捉回瓶子里去。“为什么苍蝇不飞呢?”小谷老师终于冷静下来,问了个从

  刚才就想问的问题。“老师,你等一下。”阿功说着,马上捉了一只苍蝇过来。“这是一般的苍蝇,你看一放手它就飞了。看好了,老师!

  这大翅膀下头是不是还有一对小翅膀?”这么说来的确是如此,是有那样的翅膀。“这对翅膀下面,有个细丝一样的东西,对不对?不仔细看还还不到呢。”小谷老师表示明白了。阿功又从铁三那里借来镊子,拔掉了那对细丝一样的东西。“你看!”说着,把苍蝇往地上一放,果真那苍蝇虽然可以飞,却立刻翻转着失去平衡,只能徒劳地苦苦挣扎了。

 

  “小铁子看到这样的苍蝇,还说它这是在跳舞呢。” 小谷老师忘了不快,不禁感叹道:“都是铁三教给你们的呀!”阿功显得很不好意思。铁三饲养苍蝇的瓶子,总共大约有二十个。瓶子全都排列

  在箱子上,就好像医院的标本室那样。究竟有多少个种类的苍蝇呢?有的苍蝇拖着青黑色的笨重身子,趴在玻璃瓶的内壁上一动不动。还有胸背上带竖条的大苍蝇,正不停地爬来爬去,一副贪得无厌的样子。还有一种蓝色带光泽的苍蝇,飞速迅猛,一看就知道是个活泼好动的家伙。

要说小谷老师认识的,只有家蝇一种而已。

  “有多少个种类啊?家蝇是哪一个?”

  “没有家蝇。”阿功回答。

 

  “家蝇吃人的大便,小铁子说太脏不能养。” 除了成虫,铁三还养着蛹和蛆。一看到蛆,小谷老师又开始犯恶心。想到自己可能从此无法去触摸铁三的身体,小谷老师觉得沮丧不已,同时也为今天来这里感到后悔。貘爷爷满面羞愧。然后,他好像下定决心的样子,开口说道:

“我不是故意隐瞒,可想到难得老师您护着他,就……老师您又是年轻女娃娃,所以我也不敢多嘴。我还听说垃圾站的孩子在学校总被人欺负。要是再为这事儿受气,我觉着孩子太可怜了,这才瞒着没告诉您。刚知道铁三养苍蝇的时候,我气坏了。这孩子很少挨揍,那次我气得动了手,连瓶子都给他砸了。可不管打还是骂,这孩子苍蝇是养定了。日子久了,我也不生气了,也不想揍他了。这孩子没爹没娘的,世上连个疼他的人都没有。不就养个苍蝇嘛,这么一想,我也没脾气了。我嘱咐他说‘你那么喜欢苍蝇你就养吧。可苍蝇是讨人厌的东西,你得养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小谷老师,养苍蝇不是铁三的错,要能带他到山里,他会养虫子;带他到河里,他也会养鱼。可是,我哪儿也没能带他去呀!他只知道这个堆垃圾的地方。这儿只有虻虫、黑壳虫,最多也只不过是苍蝇呀!我觉着铁三养苍蝇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铁三打了那个叫文治的孩子,我本来应当一听说就跟老师把事情照实说了。我不该瞒着苍蝇的事儿,只讲瓶子被偷的事儿。那个瓶子里养着铁三最疼惜的苍蝇。他叫它‘金狮子’。那苍蝇长得可真够神气,普通的苍蝇不过一厘米大小,金狮子差不多有两厘米那么大,金光锃亮的,像个将军似的威风着呢。就因为它被偷走了,铁三难过得一天没吃东西。听说他打伤了文治那孩子,我觉得对不住人家,可私底下又想,那是铁三最疼惜的东西,也难怪他会那么干。对老师,我过意不去,知道给您添了麻烦。我也不是说孩子可怜就要您护着他。可这孩子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啊!我也希望能有人跟他做个朋友,他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孩子啊!”

  小谷老师一直低垂着头,说不出话来。

 

0   

  • 发表评论


  • 署    名: 验证码:  4553

> 返回空间 > 返回教学列表

  • 等级:
    ID: writingsky
    昵称:南园客
    声望值:3537
    加入时间:2008-10-17
    本博内容纯属个人言论,不代表任何机构。除注明外,均为原创。苏斋个人博客法律顾问:朱律师。E-mail:ntjyw@163.com 

问题交流

暂无内容

我的小组

  友情链接
南通网上家长学校 南通小数网 南通小语网 动易网络 南通学习吧 南博之窗 六一树学前教育 南通中学 开发区实小 通州博客圈 如东博客圈 海门博客圈 海安教育研究圈
@2005-2013 auroraon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南通市教育局    承办单位:南通市电化教育馆   
技术支持 江苏北极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