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之眼》连载:4.倒霉的日子

分类(其它 > 博客 > 其它)   副标题(《兔之眼》部分连载)   阅读(7219)   评论(0)   发表于2010-11-03 13:52:31

  就像下雨天和刮风天会接连持续两三天那样,倒霉的事情也会接踵而来。

  那天是星期三,开教师会议的日子。小谷老师的学校的规矩是每周三开会。预定的会议事项都结束了,大家显然都松了一口气。

  这时教务主任站起来说还有一件事。“经村野老师提议,有件事想再占用一点时间跟大家商量一下。村野老师请。”

  三年级的班主任村野老师铁青着脸开了口:“我们班有个叫濑沼浩二的孩子……”听到这个学生的名字,许多老师都露出“又是他”的表情。

浩二是垃圾站的孩子。“关于要不要浩二同学当午饭值日生的问题,前几天我们年级的老师们商量过了。浩二同学是个不能保持清洁的孩子,吃饭前从来不洗手,也不用消毒液擦手;不爱洗澡,手脚整天都脏兮兮的。我指导过他多次了,也没有改善。通知他家里请他们协助,却毫无反应,他们好像根本就不关心这件事。后来班里的孩子们那里也有了不满的声音,说是浩二同学当午饭值日生的时候,他们就不吃午饭。我向来都对孩子们反复强调讲卫生的重要性,所以我不能无视孩子们这种情理之中的要求。万一要是发生了食物中毒,马上追究的是老师的责任。我跟浩二同学认真谈过了,告诉他再不改正,就不让他当午饭值日生了。在年级碰头会上说起这件事,折桥老师却说这是歧视教育。我已经做了二十五年的教师,这些年我也是尽我最大的努力工作过来的,遇上这样的批评还是头一遭。折桥老师擅自指责我这是歧视教育,我不能认同他的观点。我想跟大家讨论一下,请大家说说,如果你们遇到这种情况,将会怎么处置呢?”

  “折桥老师有什么意见吗?”折桥老师满脸困惑,挠着脑袋站了起来。“饶了我吧。我当上教师才两年,不像村野老师啥都晓得,是好是坏我也说不清楚……”看来折桥老师很不善于言辞。他结结巴巴地说着,鼻头上满是汗珠。

  “我的意思是,老师和全班同学都没有站在浩二同学的角度上考虑问题。我不会说好听的,但是浩二同学浑身弄的那么脏,并不是他喜欢才那样的。我想说的就是,如果站在他的角度上来考虑,一定会有不同的看法……我嘴笨,说得不好。”

 

  折桥老师这么说着坐下了。大家笑了一下。大概是看他满头大汗怪可怜的吧。紧跟着,村野老师站了起来。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正因为站在浩二同学的角度上考虑了,才做出那样的决定的啊。放任下去的话,浩二同学在班上只会更受排挤。问题出在浩二同学身上,不认清这一点,就算是站在他的角度上考虑,问题也得不到解决呀。折桥老师的观点看起来很为孩子们着想,但我认为那是不对的,那样反而会纵容了他们。教育难道不应该严格要求吗?”

  接下来几个老师站起来发了言。大家都很欣赏折桥老师,但观点似乎更倾向于村野老师一方。

  意见逐渐统一为两点:一是不能对不清洁的事物置之不理,二是应该注意尽量不要伤害到孩子的感情。一个老师说道:“我挑选午饭值日生的时候,是让孩子们投票选举。我叫他们推举对朋友热心体贴的人,还有总是保持干净整洁的人。有了这样的目标,孩子们都很想当上午饭值日生。我想对他们来说这种有益的竞争也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

  发言的间隙里,教务主任对小谷老师说:“你们班的臼井铁三……”小谷老师吃了一惊。刚才讨论的时候,一直在担心话题转到铁三身上来。“我让他照常担任午饭值日生。”小谷老师小声回答。“竟然让那个臼井同学当午饭值日生呀?”

  村野老师似乎很震惊。铁三养苍蝇的事,其他老师也都知道了。

   村野老师故意问负责保健的老师:“你觉得让养着苍蝇的孩子当午饭值日生合适吗?”保健老师当然应道:“太过分了!应该让他马上退出。”小谷老师难堪得头都抬不起来。

  “什么屁话!”忽然有人高声说。是足立老师。教务主任不高兴地说:“要发言的话,请先举手。”“好——嘞。”足立老师没个正经的样子,更加大声地喊道。教务主任很不情愿地说了声“请”。

  “我认为,只有折桥君说的对,其他人说的都是错的。午饭值日生必须让全体同学担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浩二和铁三都是其中的一员。如果浩二和铁三因为不干净传播了病菌,那么从班主任到全班同学都应该高高兴兴地生传染病。”

  大家哄堂大笑。

  “发言请态度端正一点。”教务主任满脸怒气。

  “我是在说正经的啊。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没有借着‘保健教育’之名,践踏了孩子们的心灵?我想请各位老师扪心自问一下。”

  小谷老师举了手。

  站起来后,小谷老师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考虑话该怎么说。

  “不加考虑地让铁三担任午饭值日生,我感到很惭愧。我也知道铁三不是个爱干净的孩子。我作为一名老师,让他担任午饭值日生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的确说明我做事缺乏考虑。首先我要反省这一点。”

  “那样的事不需要反省!”足立老师插嘴。

 

  “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铁三曾经踩死了青蛙。当时我只顾害怕,没能冷静下来思考孩子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才会做出那么残酷的事情来。直到几天前,我才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小谷老师把怎样得知铁三秘密的经过认真地讲述了一遍。尤其详细地转述了貘爷爷的话。“铁三到现在仍然没有对我敞开心扉。我也没有办法啊。这也不是铁三的错。我如果在事情发生的当时就能够体会到孩子的心情,就不会把这四五个月的时间白白浪费掉了。这么一想,我只觉得懊悔不已。足立老师和折桥老师所说的关爱孩子心灵的观点,从我的体验来讲的确非常重要。庆幸的是我们班的铁三每次都坚持洗手消毒,我想请大家允许我继续让他担任午饭值日生。至于养苍蝇的事,我会尽最大努力去说服铁三。”

  小谷老师在教师会议上发言还是第一次。也许因为这个,大家都悄无声息地听着。话讲完了,小谷老师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在轻微地颤抖,这让她很难为情。

  倒霉的日子里的第一桩倒霉事发生在教师会议之后。教务主任叫小谷老师“你来一下。”进了办公室旁边的教室,教务主任的表情立刻变得险恶起来。

  “那样的发言你让我很为难啊,小谷老师。”语气里透着不痛快。“你那么说,我不就成了坏人吗?那件事因为你,我可是伤透了脑筋啊。让你那么一说,我岂不成了随便殴打臼井铁三的轻率之人吗?”

小谷老师不知应该怎么回答才好,她沉默地站在那里,心里充满了无法消解的愤懑。

  第二桩倒霉事发生在开会回来的路上。小谷老师打算去找铁三谈谈。虽然并不奢望能让铁三立刻停止饲养苍蝇,但又想只要耐心说服,或许说着说着,铁三也会渐渐消除隔膜。小谷老师决定耐心等待。

  “铁三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啊!我也希望能有人跟他做朋友。”貘爷爷的话一直萦绕在小谷老师的脑海里。一走进垃圾站,阿功他们像往常一样跑了过来。怎么跟这些孩子不费什么力,就能成为好朋友呢?小谷老师想。“阿功,浩二是哪一个?”小谷老师问道。

  阿功指着身旁一个瘦小的孩子说:“在这儿呢。”

  “你就是濑沼浩二同学啊。”

  “嗯。”浩二用力点点头,抬头用会笑的圆眼睛看着小谷老师。

  小谷老师觉得很意外。根据今天在办公室听到的说法,还以为会是个脏兮兮的孩子。还说他阴沉又不听话,总是翻着白眼什么的。实际见到的浩二却完全不一样。

  虽然光着脚丫的确很脏,但这么点灰土在贫民区的孩子来说实在稀松平常。就算是白皙的小谷老师,如果光着脚玩耍,大概也会有这么脏吧。

“浩二,你的眼睛好漂亮!”

  让小谷老师这么一说,浩二开心地笑了。

  “把你美的!”阿纯逗他,浩二笑得更开心了。

  “切!让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给骗了。”小谷老师相当粗野地自言自语道。也许是垃圾站的孩子以及足立老师的口吻影响了她。

阿功责备她:“老师可不能这么说话哦。咳!咳!”一边挺胸模仿校长的样子。

  “呵呵……”小谷老师不好意思地笑了。“老师,明天德治就回来了。”跟德治最要好的四郎说。“是吗?德治明天出院了?太好啦。”

德治就是那个为了捉鸽子从钢铁厂屋顶上摔下来的孩子。“阿德,会变成啥样儿回来呢?”看来大伙儿都很关心德治的事。

 “老师您找小铁子有事吗?”阿功问。小谷老师答应了一声,

  心想,与其跟铁三两个人谈,不如跟这些孩子一起,像聊天那样,不经意地谈到正题,那样效果会更好吧。

  “你能帮我去叫铁三来吗?”

 

  阿纯去叫铁三了。等待的时候,小谷老师跟浩二聊了起来。

  “浩二,你讨厌洗澡吗?”

  “讨厌着呢。”

  “不爱干净娶不到媳妇哦。”

  “呵呵呵……”

  “浩二派午饭的时候,是不是不洗手呀?”

  “因为……”

  “因为什么?”

  “大伙儿,都管我叫‘细菌、细菌’的。”

  “是谁那么叫的?”

  “大伙儿。”

  “大伙儿?老师不骂他们吗?”

  “老师又不向着我。她说是我不好,说什么不爱干净的就是不好的。”

  小谷老师叹了一口气。

  “这样啊。所以浩二才不洗手的吗?”

  “嗯。”

  “这样吧。老师帮你去跟班上的人说说,把你的感受告诉他们。”

  “不用。”

  “为什么?”

  “我就是讨厌村野。”

  小谷老师这时候想,铁三也这么说吧,我就是讨厌小谷。小谷老师心情沉重起来。

 

  铁三被阿纯领来了。他依然像个空心人偶一样,来到小谷老师面前,眼光一直低垂着。

  “你呀,真够冷淡的!”连阿纯都拿他没办法。

  “阿纯,带我们去别墅吧!”

  “别墅?”

  “作文里不写着吗,那个‘我们的别墅’呀?”

  “噢,你说的是基地啊。”

 

  孩子们开心地把小谷老师领进了他们宫殿。“哇,这里真凉快!”“垃圾站里头,这里最凉快了。” “真的哎。” “这里足立也常来,说是逃了教师会议,在这里睡午觉呢。”

  小谷老师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人真是不可救药。“你们又是足立,又是村野的,就这么直接叫老师的名字,那叫我是不是也是小谷呢?”小谷老师问。这是从刚才就一直想问的问题。阿功挠了挠脑袋。四郎说:“这么说来,真是只有小谷老师

  没有直接叫小谷啊。”“是啊是啊。”大伙应和着,似乎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不是不公平吗?”“老师是美女呀,大家都给你优惠呢。”“说这种话,不会是想要老师请客吧?”“足立可是请了咱们红豆饼哦。”芳吉说。

  阿功慌忙捅了他一拳,骂道:“傻瓜!你可真够……”

 

  阿功嘟囔着。看来这对搭档用不了多久就会这样来一次。小谷老师笑了。

  “好啊。红豆饼太热,那就雪糕吧。老师请客!”

  大伙儿欢呼起来。

  跟垃圾站的孩子们说着话,小谷老师觉得心情也舒畅了,心想虽然不能像足立老师那样,我以后也要经常来玩。这样聊聊天,铁三也会慢慢亲近我吧。大家开心地吮着雪糕。小谷老师也像回到童年一样,吃完了一根雪糕。孩子们还在吃着。“铁三,今天在学校里,老师们商量了一件事。铁三养苍蝇的事,所有的老师们都知道了。” 阿功瞟了铁三一眼。

  “你知道,苍蝇浑身都是病菌啊。老师也查了资料,都说痢疾、伤寒这些可怕的病毒都是苍蝇传播的。万一呢,铁三要是从苍蝇那里沾染了那些病菌,再去当午饭值日生的话,会是什么结果呢?班上的同学会都生病的呀!老师们都担心这个呢。铁三大概还不知道,可以养的虫子,还有小动物,可爱的多的是呢。跟老师一起养对人没有害处的虫子,好吗?”

  吃着雪糕的铁三停住了。“现在咱们这个区里,正开展消灭苍蝇蚊子的运动。大家还在喷洒能够大量消灭苍蝇的药呢。”铁三的眼睛亮了一下,小谷老师却没注意到。“不消灭苍蝇的话……”铁三站了起来。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小谷老师面前,两手猛地抓住小谷老师的脸,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后推去。随着一声哀鸣,小谷老师毫无防备地被推倒了。

  “小铁子!”阿功站起来,脸色都变了。铁三跑了。一时间,小谷老师无法判断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恍惚地看着铁三逃走的背影。

  等铁三跑得没了影子,悲伤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向小谷老师袭来,郁积在身体里的东西接连不断地涌了出来,胸口又热又痛,眼前一片黑暗。

小谷老师放声大哭。她忘了孩子们的存在,像个幼儿似的抽泣着。孩子们在哭泣的小谷老师身边蹲下来。阿功和阿纯眼里噙着泪,静静地望着小谷老师的脸。第三桩倒霉事发生在回家以后。小谷老师精疲力竭地坐倒在房间里,连站起来开灯的力气都没有了。

  听到招呼声,才知道丈夫已经回来了。丈夫问:“晚饭呢?”“还没做。”小谷老师无精打采地回答。打开房间的灯,看见小谷老师的模样,丈夫吃了一惊。而后听完小谷老师的讲述,他说:“差不多应付过去不就得了!”“不就是因为不能应付才这么痛苦的吗?”小谷老师歇斯底里地喊道。“傻瓜!”丈夫吼。

 

  “到底谁重要你可要想清楚了!家庭生活都安排不好的人,怎么可能教育好别人的子女呢?”眼泪不停地从小谷老师的眼睛里落下来。

  “如果是一个人过日子,你爱怎么过怎么过。可我在公司里一样也有不愉快和痛苦的事。把这些一样一样儿的都带回到家里来,你觉得合适吗?我们在一起过日子为的是什么?你给我好好想想!”

  小谷老师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变凉。“我的痛苦跟你所说的痛苦完全不一样。”小谷老师很想这么说,却没有开口。那天夜里,小谷老师大口地喝威士忌,感觉自己好像孤零零地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一样。威士忌的瓶口上停了一只苍蝇,小谷老师没有赶它走,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久久地凝望着那只苍蝇。

0   

  • 发表评论


  • 署    名: 验证码:  8262

> 返回空间 > 返回教学列表

  • 等级:
    ID: writingsky
    昵称:南园客
    声望值:3537
    加入时间:2008-10-17
    本博内容纯属个人言论,不代表任何机构。除注明外,均为原创。苏斋个人博客法律顾问:朱律师。E-mail:ntjyw@163.com 

问题交流

暂无内容

我的小组

  友情链接
南通网上家长学校 南通小数网 南通小语网 动易网络 南通学习吧 南博之窗 六一树学前教育 南通中学 开发区实小 通州博客圈 如东博客圈 海门博客圈 海安教育研究圈
@2005-2013 auroraon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南通市教育局    承办单位:南通市电化教育馆   
技术支持 江苏北极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