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堰的华

【已投稿】 闲时乱写毛笔字

分类( 如是散文 )   阅读(4118)   评论(1)   推荐(10)   发表于2015-03-16 13:47:17  
         
   毛笔是雅士霖君送的,墨汁也是。毛笔来自泾县,“中白云”,写不大字体的狼毫。 “玄宗特浓墨液”,听他说,来自日本。

我已经好久不练字了,老的笔墨早丢弃了,霖君赠与的放了半年。最近想写毛笔字,拿出笔墨,一时心血来潮而已。

宣纸,来自二楼藏室,一边被老鼠啃了碎边。主任送给我的时候,大约是觉得我会舞文弄墨,送对人了。

其实高看我了,我是外行,很少写字,有些喜欢艺术而已。

纸,是一零年的。远方青山绿水的泾县,造就了我用的宣纸。即便几经转手,我忘不了最初的产地。

那个时候,我好像教过一阵毛笔字,一群有灵气的徒弟,现在,懒得去弄了。

我学过一点点。

写完,和同窗一起去路南。浓绿的水边,我们蹲在石阶上,洗着毛笔,看着水的涟漪远去。

那个时候,童年,真实的存在过。

如果没有同窗朋友,这世界又怎样?现实,没有了一个熟悉的曾经,又怎样?她来过,她离世了,世界又怎样?她来去之间,对于我又怎样?我想到这里,每每总是伤感。

既然存在过,何必用意义来界定存在过的价值?也许,世界并不需要你我,而我们来了,我写字了,仅此而已。

拿着毛笔,写字,字迹棉里带钢,含蓄内敛,算是为自己排遣烦恼。

练字的摹本,没有找到。我没有端坐平视,一个字一个字,工工整整的书写的耐心。练了几个柳公权,几笔欧阳询,然后觉得拘谨了,不是我的性情流露。

翻着评论书法的书籍,找着插图中自己喜欢的字体:文征明,王铎,或者吴昌硕们。

甲骨文,碑刻,篆体,草书,行书,楷书,不大懂得我,都看了看,一个外行人写字,总是浮躁。

如果我是名人,岂不是名人书法?如今名人书法因为名气而值钱,其实水准,可以说差矣,附庸风雅而已。幸好我不是名人,这字,自己看了都觉得难看。要是我是名人,怕是这难看的字,都有人吹捧,那不是让本来就喧嚣的书法市场添乱了吗?

还好,一介平民,我随便涂鸦而已。

名气大,理所当然的贵。书法与金钱挂钩了,那些名人,轻濡一两下,从容潇洒大气,字体在我看来,字体不好看,有些怪丑,却赢得了许多人喝彩。

纯粹的东西,少。

世界总一阴一阳,云龙混杂,善良丑恶共存。我想起宋朝的王安石,在冠带蟒服期间,显示着改革家的才情,推行变法,是否排除异己,不许不同的意见存在?纯真革新,执拗果断,写的诗句,耿直,傲岸,超尘,我向往。

“墙角数枝梅”,我以前练过这首诗的正楷。正值冬天,梅花凌寒送香,我感觉寒冬,香气来了。如今,想写自己的风格,行草。随心所欲,又觉得太丑,没水准,总要依傍着谁的风格,有意无意看着间架结构,布局安排,才有点书法的味道。

浑朴浑厚是什么感觉?顺风顺水是什么感觉?自由洒脱呢?我从“墙”字下笔,浓墨未加水,字迹光辉浓黑,文墨配方绝妙。行笔涩,枯笔破锋每每而来,一挥而就不难,好看从容,字迹从纸上跃然而已难了。

这是继承昨天的书写而来,轻巧妩媚一阵,摇曳多姿几笔,不像样子更多。

心中快意了,笔下胡乱了……


  结构的字有些散乱,有些撇画随心放纵,别说,一笔拉长,心情舒服了,像跳出了规则约定,做回了随意的人生。我的书写,完全是情绪化地。

有些字写得大,有些稍微小点。墨汁特浓,不得不加水,加水,又涨墨了,纸面模糊一片。

一连串的动作,解体不平稳,大小不匀称,用笔有些浮躁,连临写都算不上,只能说,自己笨,不是艺术家的料子。

我敬慕许多书法大家。比如雅士霖君。他的书写风格,刚柔相济,秀中带拙,一派风流。

 


(如皋市丁堰镇初级中学 丁美华)


该文章已被评为推荐文章

赞成教育 真诚辅导(ZC)
2015-06-10 15:44
  • 发表评论

  • 署    名:
    验证码:
    1638

> 返回空间 > 返回日志列表

  • 等级:
    ID: dmhdmh
    昵称:丁堰的华
    声望值:340
    加入时间:2012-10-01
    丁美华

  友情链接
南通网上家长学校 南通小数网 南通小语网 动易网络 南通学习吧 南博之窗 六一树学前教育 南通中学 开发区实小 通州博客圈 如东博客圈 海门博客圈 海安教育研究圈
@2005-2013 auroraon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南通市教育局    承办单位:南通市电化教育馆   
技术支持 江苏北极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