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从心开始

【已投稿】 200、来自大山深处的震撼

分类( 会宁驿站 )   阅读(4298)   评论(5)   推荐(10)   发表于2010-10-12 15:04:48  

    从气候适宜,风调雨顺的如东老家到干旱少雨,贫穷苦焦的甘肃会宁,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与我人生的前29年是截然不同的。体质并不好的我,在两年中从一开始的流鼻血到经常性嗓子红肿,生理的适应经历了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最可怕的一次是去年九月份到会宁后皮肤过敏,从红肿到结痂再到蜕皮,两个星期的时间有如炼狱。会宁的两年,对于从未迈出家门的我而言其过程可以说是艰辛的。但这两年的生活确实给我简单的人生增加了许多的亮色,我也感觉自己的生命增加了一些厚度。
   两年的所见所闻,带给我许多的震撼与感动。两年的人生历练,使我对于人生有了较之从前更成熟的认识,让我学会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一、我眼中的会宁概况
    甘肃会宁在绝大多数老师的印象中,那是一个很穷的地方。的确,会宁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这是一片苦瘠甲天下的土地。
印象之一:“苦瘠甲天下” 
   这里平均海拔2054米,年平均降水量300—40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1800毫米,山大沟深,由于缺水,这里的大山没有绿色,只有荒凉孤寂。由于缺水,起伏的山地种不出庄稼。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对于会宁的山民们来说并不成立,恶劣的自然环境,即便是一年的辛劳,如果年成不好,还是会颗粒无收。今年上半年雨水较多,我们满以为今年会有个好收成,可事实上,由于收获时干旱得厉害,能换钱的土豆差不多都淹死了。上半年的满心欢喜到这个收获的季节却变成紧皱的眉头。
    因为穷,所以会宁是国家总理预备金救助的5个贫穷县之一。县里的经济来源很大一部分来自国家拨款及爱心企业、人士的捐赠。
   积雨存窖是这里的人们生活用水的主要来源。这黄泥汤般的水,在当地人眼里珍贵如油。一代又一代的会宁人就是饮用着这样的水生存着,繁衍着。目前会宁的县城及周边经济较好的几个乡镇已经用上的自来水,但一些偏远的山村里依然饮用着这苦涩的窖水。记得,我们第一次下乡在会宁最偏远的土高乡。我们一行九人,住在一位乡民开的“招待所”里,每天给我们送两瓶水,三个女同志一瓶,六个男同志一瓶。对于习惯了每天洗澡的我们来说,这点水实在是用不过来。可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只好合理利用好每一滴水。一周结束,快离开土高乡时,我们还知道那一瓶水是给我们喝的。在会宁乡下,洗澡是一件特别奢侈的事。难怪每天我们洗脸刷牙用下的水,房东都要让我们倒在一个桶里。


印象之二:西北教育名县
    如果仅仅是穷,我想会宁不可能在全国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她的出名还因为会宁教育的辉煌。这片荒凉古朴的土地,历来就有崇文修德的传统。历代科考居甘肃首位,仅明清两代,就考中进士24名。至今在许多农家的正堂上,都悬挂着各种各样的字幅。

    自恢复高考以来,会宁向全国输送各类大中专学生两万多名,其中硕士、博士、博士后、研究生500多名,近几年会宁高考一直在西北地区享有极高的声誉。在会宁,读书是一件特别神圣的事,教师是最受尊敬的职业。教育的辉煌,为会宁赢得了西北“状元之乡,博士故里”的美誉。
印象之三:革命圣地
    会宁是红军一、二、四路军胜利会师的革命圣地。在选择会师地点时,毛主席查看地名后,说了一句“会宁,好地名啊,好地名。红军会师,天下安宁”,于是会宁在中国历史上也留下了光辉的一笔。07年会宁建成了中国最大的红军长征纪念馆,成为远近闻名的红色旅游胜地。

    胡景涛等国家领导人都先后到过会宁。我想会宁的政治地位应该远远高于一般的地级县。这几年凭借西部大开发的春风,特别是成为国家级贫困县后,国家各项政策的倾斜,会宁经济有了一定的发展。老百姓的日子也比以前好了许多。这里的人们对于党对于政府的确报有浓浓的感恩之心。
   这片土地,经济远远落后于我们,但他们承受苦难的韧性,对知识的敬重,对社会的感恩,真的远远高于很多经济发达的地方。
二、我眼中的会宁生活
   我们平时生活在会宁县城,应该说今天的会宁县城已和我们如东的乡镇条件相差不多。07年,第一批老师到会宁时,会宁的楼房还很少,楼盘开发也刚刚开始,但到我们离开时,会宁已开始有了小高层。如果我们的工作都在县城,我想我的震撼,我的感动就无从谈起。我们第二批,除了做好挂职学校的工作外,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送教下乡。我们每月有一周的时间在乡下。正是因为下乡,我们真切的感受到我国西北地区城乡的天壤之别。会宁的28个乡镇,我们基本已经走遍。下面我以甘沟袁岸小学之行为例,从行路,饮食两方面来和大家聊聊我眼中的会宁生活。
    甘沟镇是离会宁县城最近,一个经济在当地算较好的乡镇。这个镇一半是川地,一半是山地。袁岸小学属于经济较差的山地。

(一)行路难
   9月17号六点半(会宁时间这时天还是黑的),队友前往侯川送教,我也做好准备,前往甘沟。
    到甘沟的路,算是我们下乡走的最好的路。记得我们刚到会宁,第一次送教到甘沟小学。虽然走的是油路,但也是依山而筑,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最陡的地方就像坐电梯,一下子就下去了。当时我和维维吓得叫起来,曹辅导感觉很奇怪,说:“这路是会宁往乡下最好走的路,安全着呢!”
   我们一开始走在柏油马路上,走的还算轻松。五分钟不到,汽车便进入沙路。沙路坑坑洼洼,一会上一会下,汽车也随着“跳跃”。不多一会,我便开始晕车了。说来也奇怪,在没来会宁前,我很少晕车,可到会宁后,一走山路就会晕得七荤八素。
    沙路,车一行走,扬起高高的灰尘。如果有两辆车,那就得保持相当长的距离了,前一辆车一走,扬起的大片尘土,看上去还真有腾云驾雾的感觉呢。因为车外扬起的灰尘特别多,车窗不能开。一会儿,我们的背后的汗就把衣服全湿透了。行了一段时间,曹辅导把车停了下来,说热得受不了了,下车凉会儿。山路十八弯,一点也不假,半小时的路程已不知道转了多少弯了。


    休息了5分钟,我们继续前进。沙路的颠簸,再加上车里的闷热,我也没有说话的劲了。问还有多远,说还早着呢,等会还有更难走的土路呢。既来之既安之,用“回家后再看这样的景色就难了”来鼓舞自己,看看窗外的梯田,时间也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车扬起的灰更大更高了。险要处,路的一边靠山,一边就是万丈悬崖,路也不宽,宽处两车马马虎虎能并行,窄处就只有一车宽了。我们都不再说话。路也更陡了,曹辅导小心的开着车,一个个“S”型的路口,他小心的打着方向。这时,我的背上全湿了,一半是热的,一半是吓的。前几天做个一恶梦,梦到我们兄妹下乡时,车翻到沟里去了,大家都没事,但都穿过时间隧道到了另一个年代了。梦非荒诞,但走在这样的路上,还不免心中害怕。


   又上了一个陡坡,逮主任让停了车,告诉我在此处可以看到袁岸村全貌。果然,站在高处往下看,一个小山村尽收眼底。如果你以为马上就要到了,那就错了。“说话听得见,走路得半天”这是会宁山路的真实写照。从看到山村到袁岸小学,车又在村间小径上走了10几分钟,这时路更窄了,陡高坡也更多了。
    是呀,汽车都走了一个半小时,还那么艰险!那摩托车,自行车岂不更难?每次的教研活动,老师们出门听一次都不容易呀!孩子们上学,走的也都是这样的山路,远的孩子不知要翻几座山,最远的孩子早晨要走上两个多小时才能到校。山里的冬天室外特别冷,真不敢想像孩子们是怎样走到学校的!同样是孩子,想想家里校门口的上学放学时的拥挤,真是感慨万千!


(二)饮食篇
    说到会宁的吃,我首先想起的就是去年四月我们到新添中心小学当片区优质课评委吃饭的事。这是一个以回民为主的镇,中午镇党委书记亲自把我们接到镇政府招待我们,这是最高级别的招待。桌上三样东西,馒头、蒜头和土豆牛肉汤,第一天因为新鲜,我们吃得很开心,我吃了一个半馒头。第二天午餐和第一天一模一样,大馒头再也咽不下去,勉强吃了半个,晚上回县城肠胃炎就犯了。
    会宁人对饮食的要求真的很简单。这就是袁岸小学孩子们的午餐:

    每当看到这样的场面时,我们总是特别心酸。从我们下乡所见来说,这三个孩子的午餐,应该算是好的。
     在会宁最偏远的土高乡,那是我们第一次下乡,中午我和维维去教室看看孩子们,我们第一次发现孩子们的午餐就只有硬硬的干馍,还有些孩子说不吃,其实事后了解,有的孩子一天只吃两餐,当时,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当时的感受,我们两个眼睛都湿了。那天我们把包里所有的吃的东西都掏给孩子,我想我可能永远也无法忘记孩子们看到康师傅饼干和蛋黄派时那种好奇的眼光,接过饼干后欣喜的笑容。我们的饼干分完了,后来的几个孩子眼中的羡慕,失落,深深刺痛了我们的心。想想家乡的孩子,再看看会宁乡下的孩子,心里总是酸酸的。只要能读书,有馍吃,或许对这一群孩子而言就是幸福了。
    今年的中秋,我们在会宁过。教育局给我们发了一盒月饼。我不太爱吃月饼,而且一个人吃也吃不出团圆的味道。所以,在关于中秋佳节的一节儿童课程的整合课上,我留了五分钟设计了“吃月饼”这个环节,我原先想着给孩子们一个惊喜,所以没有让学生自己带月饼。一盒只有6个月饼,全班30几个学生。分到每个学生手中的月饼只有一块月饼的6分之一。但孩子们喝得特别香。只有一个孩子手里一直拿着一小块月饼,问她为什么不吃,她说:“留给妹妹吃。”当时我有些感动,后来又把剩下的一块月饼奖给了她。如果不是一个孩子离开时说了一句话,我只是觉得把月饼给学生吃的决定是很英明的,可能会很得意。这个班级的孩子虽然家在农村,但能到县城来读书的孩子,家里条件在会宁应该算是好的,那个孩子说:“这是我第一次吃月饼!”我当时愣住了,随后做了一次统计,那次到多媒体教室上课的三年级的30个孩子里,有13个孩子是第一次吃月饼。我不知道你们听了是怎样的感受?那天下课后,一直到晚上,我感觉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孩子们吃馍馍的情景,第一次看到饼干、吃月饼的神情常常出现在我的眼前。亲眼目睹过这些,我觉得有必要教会我们的孩子“珍惜”这个词的含义,甚至是我们自己要重新掂量“珍惜”这个词的分量。
三、我眼中的会宁教育
    会宁教育是会宁在西北地区一张闪亮的金色牌。会宁高考创造了西北地区教育的奇迹。作为一位普通的支教教师,我不想从宏观的角度歌颂会宁教育。我只想和大家交流会宁教育感动我的景、事、人。
(一)校园文化篇
    还是从袁岸小学开始吧:
    袁岸小学属于村中心小学(会宁山大沟深,村级小学数量多,规模小,这所学校在村级学校中属于规模较大的。)六年制完全小学。学校共有学生74人,教师7人(其中四位是代课老师)。这所村小的校舍建于80年代的,感觉有些破旧,特别是教师宿舍,破落样更加明显。教室里的课桌也很旧,窗户玻璃也部分损坏。会宁的村小基本都是这样的面貌。
    校舍是陈旧的,但矗立在校门口的崭新的文化宣传牌让人眼前一亮。无论什么样的校舍,只要有了文化的气息,那就是一所育人育德的学校。
    “让每一面墙壁说话”强调的是环境育人。会宁与如东牵手快四年了,在会宁的很多学校都能找到如东学校校园文化建设的影子。姚止平校长的“把简单的事做好就是不简单,把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我们在不下于十所学校看到。
    印象最深的就是老君乡镇泰小学的国学文化布置,这所农村小学《弟子规》、《三字经》挂在学校最醒目的位置,每天下午学校广播伴随着轻音乐,播放这些国学经典。最让我们感动的是平头川和新添中心小学的班级文化布置。新添小学的校舍很差,墙面已经斑驳,但老师们精心设计,孩子们精心创作的作品,让墙壁焕发出生机,也让简陋的教室充满文化味。
    这些山沟沟里的学校,虽然贫穷,但经过老师们的精心设计,简陋的教室,破旧的校舍却依然洋溢着浓郁的文化气息。这些文化气息和简陋的设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份校园文化源自于老师内心对教学的热爱,源自于孩子内心对学习的热爱。

(山区孩子的手工作品及班级文化布置)


(二)苦学篇
   “会宁学子,春夏秋冬,寒霜雨雪,无一例外,走着曲折的山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跌跌撞撞,但风雨无阻。即使有寄宿条件的学校,学生所受的苦仍然难以想象,在低矮潮湿的房子里睡的是通铺,两个人也分不到一米宽的床,睡觉时,喊“一、二、三”同时倒下,然后再也不能翻身。早晨起床用口水洗脸,有脸盆的学生,脸盆也竟是饭盆,没钱的孩子每日只能喝生窖水。乡下大多数学校办不起食堂,垒着几个土台子的房子,就是同学的自炊灶,上面的煤油炉子,摆放的特别拥挤。即使县城有食堂的一些学校,贫困人家的孩子为了每月省下几十块钱而继续自炊。冬天,放在自炊灶房里的洋芋蛋变成了“铁蛋”,自炊灶门前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而唯有那些自炊的同学没有减少,也没有被冻结,还是那么按时又及时的来回进出。夏天的自炊灶里,成了苍蝇的天堂,门前总有一滩发黑发臭的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想我很难想象出这样的场景。会宁学生在艰苦环境下读书的故事很多很多,在这里,如果您有兴趣,可读一读永生大哥《从山沟里带回的故事》http://blog.ntjy.net/my_blogs/73375/

    像小婷这样的孩子,决不是典型,更多的孩子或许没有小婷的开朗乐观,能说会道,或许他们有健康的父母,但贫困依然是困在他们身上沉重的包袱。他们的衣食住行,在我们的眼中是极其贫困的。这种贫困不是出现在电视等媒体中,而是真切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亲身目睹过这一切,我们更能体会:会宁的学子为了摆脱贫困而在贫困中挣扎,不畏艰难,寒窗苦读,持之以恒的动力。会宁的孩子因为贫穷而显得特别懂事,我想这种“苦”也是他们人生的一笔财富。

(三)苦教篇
    我相信会宁的绝大多数老师是乐教的。一方面因为在会宁,能当上“先生”,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另一方面会宁评为国家级贫困县后,教师工资由国家财政统一发放,在消费相对较低的山区,教师的高收入,高地位,自然是让人羡慕的。
   一些在大山深处的老师尽管拿着高工资,但他们远离人群的生活真的让人有种窒息感。在草滩乡的一所村小,我们见到一位比我更年轻的女教师。她爱人在嘉峪关,娘家在离学校20公里外的郭城,每周六放学后乘车回娘家,周日下午再回学校。学校周围没有商店,每周吃的都从郭城买好带来。带的基本都是白面与土豆。她每周28节课,工作量大,孩子不能放在身边,只能放在娘家,平时就一个住在学校宿舍里。学校网络不通,手机也只有移动的才有信号,我不敢想象如果我是她,我如何处理好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

   远离现代气息的深山沟,年轻的老师不愿意留下,所以在会宁教师群体中还有一个特殊群体,占会宁教师总数十分之一的——代课老师。他们任教的学校是山区中最偏远的,工作量是最大的,而报酬却只有公办教师的十分之一不到。他们的工资最高的只有360元,大多数人在当今这个社会还拿着200元的月工资。指向心灵,或许他们是幸福满足的,但面对生活,这群人真的有太多的无奈与苦涩。
   朱老师是我认识的一位代课老师。
   朱老师从1989年开始代课,做了3年的中学老师,18年的小学老师。21年教育生涯,月工资从60元涨到360元。他是学校,镇的骨干教师,奖励证书厚厚一摞,可工资却总一直是那薄薄的几张人民币。
   朱老师有四个孩子,大女儿在会宁五中读高三,二女儿在甘沟中学读初三,三女儿和小儿子上初一。虽然读书的费用国家全免了,但中学还是会有这样那样的资料费。本来老婆可以在田里多干点农活贴补家用,可是现在老婆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重的农活已经不能干了,家里的经济问题日益严重了。四个孩子越来越多的读书费用成为压在他头上沉重的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可收入还是那微薄的360元。
   朱老师最怕孩子开学的时候,孩子的学费(也不是很多)总是难坏了他。和我说这些的时候,这个西北汉子的眼圈红了。他说,为了自己的孩子,他也想过放弃,可是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了,没有其它的手艺,自己身体也不好,他还能干啥?再说,他一走,还有那么多班上的孩子咋办?再找人代课是不好找了,都不愿意干了。朱老师家离学校不远,但他说,在学校里人舒坦点,一回家,就觉得闷,就觉得心里难受。
   经过我们的联系,家乡的爱心人士分别支助了朱老师的孩子,让朱老师的生活压力稍稍减轻了一些。即便如此,靠朱老师360元的工资,我不知道在他大女儿大学毕业前这个家庭的生活靠什么?想想朱老师,再想想自己,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
   如果说朱老师现在依然坚守在教室,有部分原因是出于无奈,那么一位30岁的年轻人,却一直不愿离开讲台,那就真的是对教育的热爱了。

   张启,代课老师。一个人坚守在大山教了十年复式班,月工资200元。我们第一次见到他特别惊讶,在我们的印象中,拿这么低的工资,愿意一个人留在山上应该是教了一辈子的书,原先做着转正梦,现在梦碎了,但也找不到更好的出路的老教师。但张老师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瘦瘦高高的,满脸憨憨的笑容,看到我们甚至有些拘谨。更让我们吃惊是他已经在这个办学点呆了整整十年,20岁高中毕业后他就来到这里。他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这山顶上,和学校的孩子们度过的。

   教委主任向我们介绍,张启几乎每天都泡在学校,每天12节课,家里的农活根本顾不上,家里30亩地全靠妻子和老人。在会宁好的年成,一亩地的收成在100至200元之间,如果年成不好可能颗粒无收。他可怜的200元工资实在养不活一家老小。他的前任妻子实在忍受不了,带着孩子离开了家,一去不返。如今老人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家里更需要他挑大梁,可张启实在倔得很,说什么也不愿意放弃他那个每月200元的穷饭碗。
    我很纳闷:一个而立之年的年轻人,一个家中的顶梁柱,为什么愿意坚守在这个寂寞着,且报酬与付出相差甚远的山沟里呢?以他的年龄,外出打工,一个月应该可以挣回他一年的收入呀。直率的我经不住内心的好奇,忍不住问他:“你怎么愿意一个人在这个学校一呆就是十年?工作那么辛苦,工资还那么低?”张老师憨憨地一笑,用四个字回答了我:“我愿意呗!”
   那天我们参观了这个办学点的教室,看到了认真做作业的孩子们。孩子们学习很认真,教室里没有一点声音。翻开孩子们的作业,一笔一画写得非常认真。逮主任介绍,这三个班二十多个孩子参加镇统考,六门学科,张老师的学生拿了五个第一。张老师教三个年级的语文、数学、英语、音乐、美术、体育,一门学科都没有荒废过,也从来没有向领导提过任何要求。再参观他那简陋的办公室,桌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叠叠作业本,墙上贴着各种教学方面的资料。张老师始终默默地跟随着我们,很少讲话。下课了,不时有孩子来找他,改作业什么的。看得出来,孩子们很喜欢他,他看孩子们的眼神也是那么的温柔。或许可爱的孩子们是他坚守下来的理由吧。走之前,我笑着问他:“张老师,您打算在这里再呆几个十年?”他还是那么憨憨的一笑,回答:“能呆多久就呆多久。”

   今年张老师应邀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两会晚会,在北京住了一个星期的张启,回到甘沟向主任汇报时,说“北京很吵,还不如在山上教书。”逛了一趟北京,上了中央电视台的张启,还是觉得只有在他的山上,才有他的快乐。
   今年九月,张启的商岔办学点已经拆并。开学第一天,迎接张启的是空空的教室。学校不存在了,按道理张启应该回到他的小家,为自己的小家开始新的生活了。可张启没有,他带着一叠奖励证书找到教委主任,要求继续代课。家附近的学校不缺老师,要代课就得到离家50里外的另一个村小。主任感觉200元的工资,去那么远的学校的,有些于心不忍。但张启二话没说,回家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又快乐出发了。
   对张启,一开始,真的是一种同情。但同情之余,却有着更深的感动与敬佩。张启可能说不出什么对教育事业的热爱,他也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一种崇高,于他而言,他的选择可能就是源于“我愿意呗!”。
   知道了张启老师的故事,我有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会反思自己,工作时间长了常常感觉工作缺乏动力,生活少了激情,厌倦,困乏感就会随之而来。我想很多老师也和我一样有过同样的历程。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我们想追逐的东西太多了,到最后迷失了自己。我们也许丢失刚工作时的那份对工作纯粹的喜爱,所以将我们的幸福感也丢失了。
   现在两年的时间快结束了,在我敲打这些文字时,我突然觉得这两年真的很值!虽然我还是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老师,但会宁的两年向我打开了生活的另一扇窗,让我看到了贫穷,更看到了最苦朴的纯真。再回如东,我想我对自己的生活会更珍惜,对我的工作会更具热忱!今天,我把自己人生的一段旅程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一是想告诉大家,在这个世上还有那么一些地方,在空闲的时候我们可以投去一些关注的目光!二是想告诉大家当我们在生活中感到枯燥、乏味、迷惑、徘徊的时候,我们可以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内心,找寻温暖自己的片段,带着感动、带着珍惜上路。

                                   海燕写于2010年9月
 


该文章已被评为推荐文章

人在旅途
2011-05-06 09:32
聆风听雪
2011-04-29 22:20
南园客
2010-10-12 16:17
  • 游客 | 回复于2011-12-23 08:08:47 | 引用

  • 笑颜莞尔 | 回复于2011-11-06 12:47:32 | 引用


  • 追逐的东西太多,就来不及把眼下的事情做好。这样的对比,值得我们每一个老师反省。谢谢你给我们带来的思考。

  • 笑颜莞尔 | 回复于2011-11-06 12:45:24 | 引用

  • 追逐的东西太多,就来不及把眼下的事情做好。对比之下的反省,值得我们每一个老师反省。谢谢你给我们带来的思考。

  • 通州陆云峰 | 回复于2011-01-17 09:58:15 | 引用

  • 看看会宁,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把教育搞好呢

  • 发表评论

  • 署    名:
    验证码:
    4596

> 返回空间 > 返回日志列表

  • 等级:
    ID: happyhaiyan
    昵称:快乐从心开始
    声望值:2089
    加入时间:2009-06-18
    雁归来! 东奔西走,教育生命在传播中有了厚度; 上山下乡,平淡人生在跋涉中有了亮色. 我的联系方式:QQ:245876328

  友情链接
南通网上家长学校 南通小数网 南通小语网 动易网络 南通学习吧 南博之窗 六一树学前教育 南通中学 开发区实小 通州博客圈 如东博客圈 海门博客圈 海安教育研究圈
@2005-2013 auroraonlin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南通市教育局    承办单位:南通市电化教育馆   
技术支持 江苏北极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